新筆趣閣 > 玄幻小說 > 妖魔戰神 > 第四十章 廢掉秦風
    (www.fvtchs.tw 新筆趣閣),高速全文字在線閱讀!


    秦巖一個耳光,甩翻了秦風!

    并不是偷襲…

    也不是什么見不得光的手段…

    而是在萬眾矚目之下,堂堂正正的對決,還讓了秦風十招,而后暴起出手,直接抽飛秦風…

    太輕松了!

    太強勢了!

    逆襲!

    絕對的逆襲!

    此時此刻,觀戰的所有人,大腦都一片空白,根本沒有反應過來。

    秦巖慢條斯理的朝秦風走了過去。

    這個時候,秦風在地上不停的蠕動,吐血,身軀抽搐著,喉嚨中迸發出來了近乎野獸的咆哮聲,憤怒的咒罵著…但是爬不起來。

    秦巖的腳,已然是踩在秦風丹田位置上,居高臨下的看著秦風…

    “秦風,你有沒有想過,你也有不堪一擊的一天?你也有被我秦巖踩在腳下的一天?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!!!!”秦風如受傷的野獸,面目猙獰,雙眼滴血,他完全不能夠接受被秦巖秒殺的結局。畢竟他在秦家,甚至在整個藍天城的年輕一代中,都強勢得一塌糊涂,這種人,永遠也不可能接受失敗,也永遠都不可能低頭,“我怎么可能敗給你這個廢物?不可能!這是不可能的!”

    秦風一頭飄逸的長發,已經凌亂如稻草,形象凄慘,身上血淋淋的,滿口牙齒爆碎,臉上也全部都是鮮血。

    “沒有什么不可能的…成王敗寇,就是這么回事…”秦巖笑了笑。此時此刻,扳倒了秦風,相當于報了一箭之仇,秦巖心靈之中,仿佛都有一道枷鎖被打破了。

    “不!不!我不甘心!我為什么沒有能夠殺死你!我秦風一出生就是天之驕子!修煉內氣,是秦家有史以來第一人,甚至超過了我的父親!我為什么沒有能夠殺死你…”秦風嗷嗷低嚎著,用怨毒至深的眼神看著秦巖,恨不得立刻將秦巖碎尸萬段,不過他現在是強弩之末。

    秦巖的聲音轉低,“秦風,你的盛氣凌人,我可以不計較;以往你長年累月的凌辱我,嘲笑我,我也可以原諒你…”頓了一頓,秦巖的雙目之中,也顯現出來了獰惡與暴虐。“但是你不應該買兇殺我…你不仁我不義…”

    “哼!我也萬萬沒有想到,秦巖你一個螞蟻般的廢物,居然能夠成長到這個地步…悔啊!當初我為什么不早點斬了你?早點把你弄死,就不會給你這樣的機會了…我恨!我悔!”自始至終,在秦風心中,他始終將自己視為王公貴族,將秦巖視為賤民。賤民是不可能把腳踩到王公貴族臉上的…“秦巖,你現在想拿我怎么樣?我實話告訴你,你敢動我一下,我的外公,凌霄城城主,爆氣境的絕世強者,他不可能放過你!到時候,天大地大,再也沒有你的立錐之地!不但你要死,就連家族都要受到牽連…我的命,矜貴,我奉勸你一句,不要自誤!滾開!”

    即便已經大敗虧輸,秦風依舊盛氣凌人。原因無他,他的母親,乃是當今凌霄城城主的長女。也就是說,秦風是凌霄城主如假包換的外孫!

    有了這一層靠山,秦風自然有恃無恐。

    “哦?”秦巖笑了笑,眼中兇光畢露,目光看向了秦風的丹田。

    而這個時候,全場觀眾,才反應過來,緩過神來…

    首先,在秦家大夫人一脈所坐的高臺上,爆發出來了撕心裂肺的慘嚎聲,他們都不敢相信秦風會被秦巖踩在腳底,直到最后確定之后,才悲憤的仰天吼叫了起來,聲音中的憤怒和歇斯底里,簡直無法形容。椎心泣血,杜鵑啼血猿哀鳴。

    尤其是大夫人,更是發出了毛骨悚然的嘶叫聲。

    秦風,乃是大夫人一生中最大的榮耀!最大的驕傲!而此時此刻,這個榮耀,這個驕傲,被秦巖恣意的踐踏在腳下,狠狠的侮辱。

    這使得大夫人整個人都徹徹底底的暴走和癲狂了。

    而秦天鵬一脈,則是震驚,狂喜,如夢似幻。

    其他豪門世家的頭面人物,以及任何一個梯形席位上的觀眾,都口干舌燥,感覺到了一陣陣的窒息和眩暈。

    他們都沒有想到,秦巖能夠強橫到這種地步。簡直就是妖孽,就是變.態。

    秦風并不是紈绔,而是藍天城年輕一代公認的天才。而秦巖卻可以越階兩段,秒殺天才…

    可怕!

    藍天城歷史上,從來沒有出現過這么可怕的妖孽。

    況且,秦巖現在就能夠秒殺內氣境十層,那當秦巖自己晉升至內氣境十層,那是什么概念?

    一些與秦家素來不睦的豪門世家首腦,心中登時升騰起來兇惡的念頭,眼中殺機隱現…‘這秦巖,肯定是獲得了很大的奇遇,又懂得深藏不露,不動則已,動則驚世!這樣的人,極度危險,潛力無限,如果任由他成長起來,藍天城的格局,都有可能被打破…秦家崛起之勢,將無法遏止…這對于藍天城其他豪門來說,是巨大的威脅…必須要趁早將他扼殺在搖籃中!’

    也有一些其他豪門世家的頭面人物,非常肯定的說道,“事情就到此為止了…秦巖見好就收,絕對不敢下狠手…畢竟,秦風背后,有凌霄城這個龐然大物撐腰…不要說一個小小的秦家了,就算是藍天城城主府邸,對凌霄城都忌諱莫深…”

    秦家長老們所坐的高臺…

    “夠了!天鵬,讓巖兒住手!他已經一戰稱雄,沒有必要傷害風兒。本是同根生,相煎何太急…況且,風兒有什么閃失,后果不是我們秦家能夠承受的…”一名德高望重的長老,急促道。

    秦天鵬嘴唇一動,剛要說話…

    “孽畜!!!!”大夫人仰天發出了蒼涼的咆哮,眼睛如毒蛇,全身顫抖,臉容煞白,直接站了起來,戟指秦巖,“孽畜!快住手!放開我的兒子!否則,讓你死無葬身之地!你要是敢動我兒子一根汗毛,我必將你挫骨揚灰!”

    聽到大夫人破口大罵,秦天鵬臉色陰沉如水,冷笑道。“這件事情,我也不能夠替巖兒做主。畢竟,是巖兒親手擊敗秦風…我相信,巖兒自己會有處置的分寸…”

    擂臺上…

    “秦風,你以為我會殺你么?”秦巖眼中掠過一抹陰冷的笑意。“不,我不會殺你…我是個很寬容的人…仁慈,不會輕易殺生…”

    “嗯?哈哈哈哈哈哈!秦巖!我就說你,不敢動我!哈哈哈哈哈!”秦風抑制不住,狷狂發笑。“那你快快滾開吧!今天的場子,我秦風遲早會找回來的!”

    “好,秦風,我們之間的恩怨,我秦巖也不想再去計較了…從今天開始,你就做一個普普通通的凡人吧…安安分分的,或許會比現在更幸福…”秦巖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…你這是什么意思?”秦風一愣怔。

    下一刻…

    “砰!!!!”

    秦巖踩在秦風丹田位置的腳,猛然一頓,一股內氣,直接刺入秦風丹田深處!

    赫然之間,秦風丹田位置,最重要的幾處經脈,竟然被秦巖的內氣,直接震碎了!

    經脈粉碎!

    這幾處經脈一廢,秦風的丹田,終生不能夠再聚氣,不能夠再修煉武道。

    等于是廢了。

    “噗~~~~~~”

    秦風又噴濺出來一大口鮮血,與此同時,他的丹田中,噴薄出來一股放氣似的聲音,丹田中凝聚的一口內氣,立刻像是泄了氣的皮球,化為勁風,卷了出來。

    秦風整個人,麻袋般的癱軟了,七竅之中,都流出來了鮮血…

    “啊!!!!你!你!秦巖!你竟然…竟然…竟然廢掉了我的丹田!”秦風的臉上,顯現出來了死灰一般的顏色,他深深的絕望了,發出來了痛不欲生的泣血嚎叫…“秦巖!你竟然廢了我!我和你生生世世,都不算完!”

    嚎了幾聲,秦風又吐了一口血,直接昏死了過去…

    全場肅然!栗栗危懼!

    大地尚武。如果不會武功,不能夠修煉,那就是最沒用的廢物,最為卑賤,隨便走到什么地方,都會遭受到恥笑,被人鄙視,甚至被人像螞蟻一樣捏死…

    因此,對于一名武者來說,被廢掉修為,比殺了他還難受千百倍…

    “啊!!!!風兒!我的兒子!”大夫人爆發出如喪考妣的哭嚎聲,發狂吼叫,聲音嘶啞破裂。而后一大口鮮血噴出來,也是昏死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這…這…這…”

    秦家一群長老,面面相覷,他們完全沒有想到,秦巖下手居然如此陰損毒辣…

    場面開始混亂起來。

    “我看在都是秦家同源的份上,因此沒有殺死秦風,只是廢掉了他的修為而已…希望他以后,可以做一個本分內斂的人…”秦巖意氣風發,颯然一笑。

    而后,在場面徹底失去控制之前,直接竄下擂臺,幾個起落,就消失在中心廣場區域。

    梯形坐席上。

    那神秘黑衣人,不停的陰惻惻發笑,他輕輕拍了拍坐在前面的一名年輕武者。

    “呃?”那年輕武者回過頭了,愣怔看向黑衣人。

    “朋友,擂臺上將人廢掉的那名青年才俊,是什么來頭?”黑衣人情緒略顯亢奮。

    “哦…秦巖少爺你都不知道?”年輕武者癟了癟嘴道。“藍天城豪門世家,秦家,當今家主秦天鵬的獨子,秦巖…呃,大約以后會成長為我們藍天城武道第一人吧…”說著,年輕武者神情略微激動,眼中閃過一抹崇拜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好,好,豪門秦家,家主之子…秦巖…嗯,秦巖…我記住了…”黑衣人緩緩站了起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黃昏!

    黃昏如血!

    秦家府邸!

    在秦家府邸的深處,有一個庭院。

    庭院幽僻。

    柴扉緊閉。

    此時,在庭院中,隱隱約約飄出來了一曲悠揚的胡琴聲。

    一群人,來到了庭院柴扉之外。

    是大夫人一脈。

    大夫人臉上,浮現著極其瘋狂的神色。但是雙目已經徹底的冷靜了下來。

    冷靜得可怕。

    秦雨和秦雷,小心翼翼的攙扶著大夫人。

    這個時候,大夫人的一個義子,走上前去,輕輕的敲響了柴扉。

    很快,門開一線,開門的,是一個手里拿著胡琴,十七,八歲的絕色少女。

    這少女抬頭看了大夫人等一眼,旋即欠身施禮道,“婉兒給大夫人請安,給幾位少爺,幾位小姐請安…”

    “嗯…婉兒,太爺爺用過晚膳了么?”大夫人冷淡道。

    那‘婉兒’點了點頭,旋即將柴扉打開,輕聲道。“大夫人,您請…”

    “好…”大夫人示意秦雷秦雨等人,在外面等候,而后只身進入庭院。

    這庭院,乃是秦家當今輩分最高的一位老人,隱居獨處之所。

    論輩分,老人應當是秦天鸞,秦天鵬,這一代的爺爺輩。

    因此,在整個秦家,被稱之為‘太爺爺’。

    太爺爺已經非常非常老了,至少超過了一百五十歲,當年在藍天城,也是叱咤風云的人物,相傳,他最輝煌的戰績,是一人挑了一個山寨的山賊。一人徒手撕裂上百名山賊。

    不過太爺爺已經閉關多年,隱世不出,據說是在參悟境界。希望能夠在最后的時間內,勘破天地玄機,進入爆氣境,誕生出來生命精華,向天奪命。

    因為爆氣境武者,已經窺得一絲絲生老病死的規律,生命潛力遠遠超過武道內氣境,輕輕松松活到兩百歲,甚至于三百歲,不成問題。

    大夫人步入庭院,轉身輕輕將柴扉關閉。

    庭院幽靜,花影扶疏,空氣里散發著沁人心脾的幽香。

    幾棵形狀古拙的老松,恰如其分的點綴在庭院中。

    “是孫媳婦兒嗎…”在幾棵古松后面的青瓦平房中,傳遞出來了一把蒼老的聲音。

    “阿碧給太爺爺您請安了…”大夫人站在庭院中,欠身施禮。

    她的臉上,也不由的泛起一抹尊敬之色。

    太爺爺是秦家年齡最長的老人,同時也是內氣修為最濃烈,功力最深之人。

    “孫媳婦兒…你今天過來…我已經知道是什么事情了…”平房內,蒼老的聲音,嘆息了一下,“風兒…傷勢如何了?”

    “太爺爺,風兒…風兒被廢掉了…”大夫人泫然欲泣,猛地跪了下去,雙肩抽搐,“太爺爺,您也曾贊譽過風兒,您也說,風兒乃是秦家千年來,數一數二的天才…可是…風兒被廢掉了…秦巖…秦巖簡直是喪心病狂!還望太爺爺主持公道,給風兒做主,給碧兒做主!”

    “孫媳婦兒…這件事情,風兒也有不對之處…如果我沒有猜錯,風兒也是一心向取巖兒的性命…今日,擂臺之上,巖兒與風兒,的確是公平切磋,風兒技不如人…雖然,巖兒出手是狠辣了一些,但我也不能偏袒風兒…孫媳婦兒,冤冤相報何時了…都是一家人,就算了吧…畢竟,巖兒也沒有把事情做絕,只是廢掉了風兒的修為…”

    “太爺爺!”大夫人雙目血紅,嘴角勾勒出來了猙獰發狂的笑意,“太爺爺,碧兒有兩句話要說!”

    “嗯?”那蒼老的聲音一愣,旋即嘆道。“孫媳婦兒,你說…”

    “第一!這件事情,秦家若然處置不當,碧兒的父親,也就是風兒的外公,一定會親自出手的,到時候,秦家恐怕控制不住局面!”

    “第二!太爺爺,秦巖這個孽畜,您不覺得太古怪了么?數個月以前,他還是扶不上墻的爛泥。而現在,他居然可以越級擊敗風兒…不要說在藍天城了,就算是在那些大城,都不可能發生這種匪夷所思之事,事出反常必有妖!我想,秦巖這孽畜身上,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!太爺爺,您一直閉關,參悟爆氣境,碧兒說一句大不孝的話,留給太爺爺您的時間,越來越少了,如果遲遲不能夠爆氣,太爺爺的生機,將越來越腐朽,恐怕十年八年之后,太爺爺您就會駕鶴西去…不過,如果太爺爺您能夠從秦巖這孽畜身上,逼問出來他的奇遇,恐怕,就很有可能沖破玄關,誕生出來生命精華,晉入爆氣境!”

    大夫人眼中,閃過一抹陰險狡獪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嗯?”那蒼老的聲音,顫抖了一下,幾個呼吸之后…“孫媳婦兒,你從凌霄城下嫁到我們秦家,天鸞又英年早逝,這些年,你的確受苦了…風兒,就是你的命根子,現在被巖兒廢掉了…巖兒,有了奇遇之后,就如此戕害親人…實在有些大逆不道!這種狠毒的心腸,的確應該好好管束…罷了,明天,我會親自召集長老會,裁決巖兒,給孫媳婦兒你一個交代,也給風兒一個交代!”

親,點擊進去,給個好評唄,分數越高更新越快,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!
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:http://m.xbiquge.la,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,無廣告清新閱讀!

天津十一选五开奖基本走势图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