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筆趣閣 > 玄幻小說 > 妖魔戰神 > 第四十四章 再度變身
    (www.fvtchs.tw 新筆趣閣),高速全文字在線閱讀!


    秦巖并非蠢人。

    事情到了這個地步,他已然知道黑衣爆氣境的圖謀了!

    妖魔血脈!

    這幾人,是要自己交出妖魔血脈!

    電光火石之間,秦巖腦子里面,掠過了千絲萬縷的念頭…

    “是了!一定是我與秦風一戰,大庭廣眾之下,施展出體術,被他們窺伺到了線索,直接找上門來!”

    秦巖如夢方醒。

    “另外…他們決計還不知曉,妖魔血脈,早就被我汲取進入了身體之中…”

    秦巖眼珠子不停的轉動著,生死一線之際,靈臺也保持了一絲清明,各種應對之策,紛至沓來!

    就在這時…

    “轟!!!!”

    黑衣爆氣境隔空擊出一團拳頭大小的冰晶,凜冽森寒的氣勁波動,一閃而過,輕而易舉將議事廳里,一名趴伏在地的秦家老人,炸成冰屑。

    滿廳的秦家之人,都發出絕望的哀嚎與哭喪聲,像是一群待宰羔羊,此情此景,簡直就是慘絕人寰。

    黑衣爆氣境,淡漠的看著秦巖,目光越來越凌厲,冷酷無情,釋放著虛空滅人的兇芒,“下一個,會輪到你的父親…”

    秦巖胸臆之間,殺氣狂飆,不過在妖魔血脈的沖刷之下,他很快就冷靜沉穩下來,“夠了!我服軟…東西,的確在我這里,我交出來…”

    在這種時候,秦巖只能夠訛詐謊語,暫時穩住這幾個殺星。但凡說拿不出妖魔血脈,頃刻之間就是血雨腥風,滅其宗族的大禍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~~~~~”

    背刀年輕男子,與背劍中年男子,都捧腹大笑了起來。一臉戲耍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識時務者為俊杰,這就把東西拿出來吧…”黑衣爆氣境眼中,泛動隱晦兇光。

    秦巖鑒貌辨色,深深的知道,即便拿到東西之后,這幾名兇人,肯定也不可能放過秦家,一樣會將秦家滅門。

    “不過那東西,并不在我身邊,也沒有放在家里…”秦巖快速說道。

    “哦?”黑衣爆氣境一窒。

    “我在得到那東西之后,便偷偷放在藍天城外,一座人跡罕至的荒蕪山脈中。東西藏得極其隱秘,只有我一人才知道下落…”秦巖看向黑衣爆氣境,“停止殺戮吧,現在我立即帶你們過去,找出那東西,交給你們就是了…現在我終于明白懷璧其罪的道理,那東西,簡直就是個燙手的山芋,不但沒有給我帶來任何好處,反而遭受了這場無妄之災,哎…”

    秦巖一臉悲憤無奈的表情。

    他已然是打定主意,要將這尊爆氣境,引出藍天城。

    遠離家族。

    如果就在此處變身搏命,秦家府邸都會被拆掉,家族中人,受到波及,必然死傷慘重。

    拼命,就找個荒僻的地方拼!

    聽到秦巖的話,黑衣爆氣境不疑有他。

    畢竟,在爆氣境面前,武道內氣境的天賦就算再高,都只不過是螻蟻,一個眼神就能滅殺掉!

    武道內氣境,誆騙爆氣境,這種事情,恐怕還從來沒有發生過。

    “好,秦巖,你這就帶我們去取…”黑衣爆氣境,微微點了點頭,“看來,你還算有一些自知之明,知道那東西,并不是你這種卑賤的玩意,能夠掌握得了的。那種東西,只有落在我手中,才算是神物有主…本座也不擔心你耍詐,雖然你有點天賦,不過沒到爆氣境,終究只是蕓蕓眾生之中的螞蟻…這就走吧!”

    “好,去馬廄里牽幾匹好馬,用來趕路…”秦巖也不啰嗦,當先走出議事廳。

    “巖兒!”秦天鵬在后面,發出來悲憤與哀慟的聲音。

    “父親您放心,孩兒這就去將一些物品,交給這幾位…孩兒很快就會平安回家…”秦巖轉身看了自己的父親一眼。

    “是啊,你們都安安分分的等著,不要妄動,東西到手,我自然會放他回來的…”黑衣爆氣境戲謔冷漠道,重新將斗篷罩了起來。

    旋即,黑衣爆氣境與那背刀年輕男子,背劍中年男子,三人緊隨秦巖身后,到馬廄中,牽了四匹汗血寶馬出槽。

    “拿到東西之后,返回藍天城,將這秦家滿門殺絕,不要留下一個活口,以免消息泄露出去,旁生枝節,引來不必要的麻煩…”黑衣爆氣境,不動聲色的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是,諸葛先生…”

    四人驅策健馬,奔出秦家府邸。

    一路朝藍天城外馳騁而去。

    黑衣爆氣境,已然是將龐大的氣息收斂了起來,使得沿途的路人,看不出他的深淺。

    不多時,四匹馬就奔出藍天城。

    秦巖一馬當先,朝藍江的源頭處馳去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究竟把那東西,藏在什么地方了?”背刀年輕男子,冷哼了一聲。

    “藍江源頭的一條山脈,被我們藍天城的人,稱之為‘蕪山’,快馬加鞭的話,黃昏之前,能夠抵達…”秦巖飛快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好,不過你最好放聰明點,否則,你一家老小,死無葬身之地!”背刀年輕男子,戲謔一笑,“我看你的體術,煉得相當不錯,看來你是服用了什么固本培元的天材地寶…不過可惜了,天材地寶被你這種鄉下小子服用,暴殄天物,如牛嚼牡丹,豬咽細糠…”

    自始至終,不管是黑衣爆氣境,還是背刀年輕男子,亦或者背劍中年男子,都不可能推算到,妖魔血脈與秦巖的血脈,配對上了,已經被秦巖汲入體內,徐徐煉化。

    因為能夠配對得上妖魔血脈的武者,在整個大地上,鳳毛麟角。

    嚴格意義上講,成功配對妖魔血脈的武者,概率遠遠不止千萬分之一。

    畢竟,妖魔血脈的種類,龐雜繁多,在諸多的妖魔血脈中,能夠配對得上,是千難萬難;恰好又能夠配對上特定的某一種,那更是大海撈針,千載難遇…

    策馬疾奔,迎面有初秋微瑟的涼風夾雜著江風吹來,令秦巖精神狀態,愈發的冷靜。心中更加堅定了殊死一搏的決心。

    ‘爆氣境…就算是這等絕世強者,若想輕踐我秦巖,取我性命,我也會魚死網破的反撲…’

    秦巖的目光,極為冷冽。

    四人離藍天城越來越遠,沿途景致也是越來越荒涼。

    一些樹木已經開始掉落泛黃的樹葉,再過一段時間,樹葉肯定就會掉光,剩下光禿禿的樹干。

    秦巖并沒有遭到控制,行動自如,畢竟,有一個爆氣境挾持著,萬無一失。

    幾個時辰之后,日頭漸漸西斜。

    終于,藍江源頭處,一座座大山延綿起伏,隆起在地平線上,組成了一條蜿蜒如龍蛇的山脈,遮擋住了人的視線。令人忍不住驚嘆大自然鬼斧神工的造化神奇。

    “好一條山脈!”那背劍中年男子,忍不住嘆道,旋即嗤笑道。“小子,你還真會選地方…小小一枚妖魔血脈,藏在這山高林密之中,還真是很難被人發現,就算是出動千人萬人搜山,一年半載,也肯定搜不出來…”

    “小心駛得萬年船,不過終究還是為幾位做了嫁衣…”秦巖故作無奈,“希望幾位在得到東西之后,能夠放過我一條生路…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…”

    黑衣爆氣境,背刀年輕男子,背劍中年男子,交換了一下眼色,他們滿臉都是諷刺的表情,發出不懷好意的笑聲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,我們不但放過你,就連你的家族,都一起放過了…”背刀年輕男子,舔了舔嘴唇,陰惻惻的笑道。

    奔到山腳下,四人翻身下馬。

    放眼望去,整條山脈,十分險惡,窮山惡水,茂密森林,千溝萬壑,時不時從森林之中,傳遞出來令人發瘆的蟲鳴聲,以及猛獸出沒的嗥叫聲。

    一般的人,在山腳下就會聞風喪膽,肯定是不敢進山的。

    不過黑衣爆氣境,背刀年輕男子,背劍中年男子,卻是有恃無恐,連聲催促道。“這就進山吧…”

    “好,你們跟著我走就好…”秦巖踩著山路,深入山脈。

    黑衣爆氣境,如跗骨之蛆,緊隨在秦巖身后,無形之中,他的氣勢散發了出去,山中的野獸與蛇蟲鼠蟻,似乎都感受到了強烈的氣息壓迫與危險,立刻停止叫聲,四下里闃寂一片。

    秦巖不動聲色的在枯草叢生的窄道上行走,眼觀六路耳聽八方,尋找著動手的最佳地形。

    森林中不乏參天大樹,有的高達數丈,枝繁葉茂,遮蔽住了光線,令山脈之中,一片漆黑幽深,有的地方甚至伸手不見五指。

    秦巖不疾不徐的走著,還裝模作樣的四處尋找。

    時間很快就過去了足足兩個時辰。

    黑夜來臨,山脈中更是黑得令人窒息。

    腳踩在枯枝敗葉上,發出泥濘的噗呲噗呲聲,各種腐壞的臭味,四處蔓延。

    終于…

    “臭小子!”那背劍中年男子,終于沉不住氣,發出戾聲咒罵。“你已經帶著我們,在這條山脈中,兜了兩個時辰的圈子!我看你是不老實!”

    那黑衣爆氣境,亦是臉色陰沉,兇目中殺機爆棚,不由的停下了腳步。“秦巖,你這是在挑戰本座的耐性!好…本座這就先廢了你!”

    說話間,秦巖猛地感覺到,在他身后,一股形如實質的強大殺氣,如影隨形,飆風般的朝自己席卷覆蓋過來!

    而此時此刻,秦巖已經把黑衣爆氣境,背劍中年男子,背刀年輕男子,帶入了一個三面環山的山谷之中!

    “到了…”秦巖停下腳步,背對三人,冷然道。“收藏那枚妖魔血脈的地方,就在此處…在這個山谷之中…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“不過…我想問一下…我將東西交給你們之后,你們是否真的會放過我,以及我的家人…”秦巖一邊說話,一邊將意念,緊緊裹住識海中的血色蠻荒符文…

    “咯咯咯咯~~~~~咯咯咯咯~~~~~”黑衣爆氣境的喉嚨之中,迸發出來詭異的笑聲,仿佛聽到了最可笑與最愚蠢的笑話,旋即…“哈哈哈哈哈哈!秦巖,你真的以為,本座會放過你們這些卑賤的畜生?哈哈哈哈哈…要不是為了得到妖魔血脈,本座早就將你秦家滿門殺得雞犬不留…還用等到現在?這樣,你現在取出妖魔血脈,我給你留一個全尸,如何?”

    他的聲音極其猙獰,字字句句都有無邊的殺伐戾氣…

    確定了妖魔血脈所在的位置之后,黑衣爆氣境,終于不再與秦巖虛與委蛇,徹徹底底的露出了獠牙。

    而此時…

    秦巖緩緩轉身。

    “好…那么…你們都給我去死吧!!!!”

    秦巖心中,也終于升騰起來了殺氣與殊死一戰的決心,果斷,陽剛爆裂的勇氣…

    秦巖猛烈觸動識海中的血色蠻荒符文!

    “轟~~~~~~~~~~~~~~”

    識海中,一聲驚天動地的爆鳴!

    秦巖的瞳孔完全消失,化為一片金色,曦光與雷鳴交織,頭發根根倒豎起來。

    下一刻,秦巖全身肌肉骨骼血液經脈內臟,瘋狂涌動!

    肉身力量與氣血,如山洪暴發,涌入血色蠻荒符文!

    全身每一絲力量,都毫無保留的輸送到了血色蠻荒符文之中!

    與此同時,丹田中凝練出來的一口內氣,也是在第一時間被血色蠻荒符文榨干!

    簡單的說,血色蠻荒符文,如海綿,如鯨吞江河,瞬間把秦巖的肉身力量與內氣,提取了一個涓滴不剩!

    秦巖體內爆發出蠻荒兇龍咆哮的可怕聲音,兇氣蒸騰,欲要撕裂這邊天地!

    驚人的氣血,溢出秦巖體外。

    使得秦巖通體煥發出來血色寶光,燦燦生輝,極為強盛。

    兇殘的血色光芒,騰騰跳動,仿佛熊熊燃燒的魔焰一般。

    緊接著,血色光芒燃燒到極致,爆發出來強光,沖天而起,撕破蒼穹。

    強光洞穿了一片虛空,有雷霆閃電,龍卷風暴,諸多異象,降臨到秦巖頭頂上方。

    而后,氣血光芒開始凝實,轉化成為了一個巨大的血球,將秦巖包裹得嚴嚴實實。

    血球在瘋狂的蠕動著,像是一尊妖魔的胚胎。

    無窮的血腥氣息,從其中散發了出來,絕世,無敵,霸絕天下的妖魔意志,在不停的醞釀和蘇醒著…

    “咔~~~咔咔~~~~咔咔咔咔~~~~~~”

    處于血球內部的秦巖,骨骼在變形,肌肉在瘋狂膨脹,并且伴隨著液體激蕩沖刷的可怕聲音…

    現在的秦巖,感覺十分痛苦,但是這種痛苦之中,又夾雜著滔天的快感與即將掙脫束縛的酣暢淋漓…

    暴虐與蠻荒霸氣,宛如潮水,占據了秦巖全身每一個細胞…

    秦巖發出狂暴的仰天怒吼,吼嘯之聲似奔雷一般震耳欲聾,野性十足,像是有蠻荒巨獸,要從血球中破繭而出…

    慘烈的兇煞氣息,十方擴散…

    “噗!噗!噗!噗!”

    秦巖的身軀一撐,血球剝落散開,化為了一團迷蒙血氣,又如一層海綿,如一張由無數生物組織形成的膠質,黏裹著秦巖。

    此時,秦巖的身軀寸寸拔高,肌膚表面,已經冒出一塊塊尖銳鋒利的銀色鱗甲,一根根骨刺從他的脊椎骨上生長了出來,一條帶著血跡,覆蓋著銀色鱗甲的尾巴,也終于從他的脊椎骨尾端暴竄而出。

    身高十米,體長十二米,尾長四米…

    直立行走,龐大得驚人,堪比一座山丘,脊梁上,生有十幾根寒光閃閃的骨刺,每一根能有五,六尺長。

    共有八條粗壯有力的臂爪。頭如巨鱷,但仔細看又與巨鱷有所區別,猙獰恐怖。兩只眼睛能有水缸大小,宛如兩輪血月,散發冷冽嗜血的光芒,兇氣滔天。眼皮如冰冷的金屬,兇眼開合間,像是一道金色的閃電,犀利懾人,通體氣血狂暴,古老,蠻荒,活脫脫一尊太古妖魔重生,氣息彌散開來,一大片區域,萬獸瑟瑟顫抖,動也不敢再動…

    這是一頭仿佛從歷史畫卷中踐踏走出的上古兇物…

    一種磅礴的威壓,席卷山林,震懾人心。

    “吼!!!!”

    八臂兇龍,嗜血咆哮,狂暴的氣息如洪流一般,逆天而上!

    雷鳴般的吼嘯聲,令四面八方山石滾落,回音隆隆,林木遽烈搖晃,亂葉飛卷!

    秦巖完成了變身。

    戾氣騰騰,萬古**!

    事實上,秦巖的變身過程,描述起來,極為拖沓,但整個過程,也就是幾個呼吸而已!

    此時此刻,黑衣爆氣境,背刀白衣年輕男子,背劍中年男子,才分別從氣血凝滯的狀態中蘇醒,他們深深的陷入了一種恐怖的氣息之中,整個人變得極為恐慌壓抑,靈魂都捏成了一團。

    他們下意識的抬眼看著面前這個高達十米的巨型生物…

    “是…是…是…是妖魔武士…”黑衣爆氣境,聲音都完全顫抖了,再也無法保持從容淡定,終于驚駭欲絕,“是妖魔武士!!!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ps:有一些失望…

    都說現在玄幻不太景氣。但因為這本書是去年準備的,所以也就發了

    現在看來,也許真的是玄幻處于低潮期

    也許是我寫得太差

    感覺在玩單機,沒有人看…

    有一些心灰意冷的味道

    但生活要繼續,書也要繼續

    接下來,我會一如既往,認真努力的寫。

    但希望,真的有人在看的話,哪怕投幾張推薦票,點個贊,打賞一下,讓我心里有個底

    給的一點點動力吧!

    懇求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親,點擊進去,給個好評唄,分數越高更新越快,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!
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:http://m.xbiquge.la,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,無廣告清新閱讀!

天津十一选五开奖基本走势图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