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筆趣閣 > 玄幻小說 > 妖魔戰神 > 第五十二章 你也接我一招吧
    (www.fvtchs.tw 新筆趣閣),高速全文字在線閱讀!


    ps:想聽到更多你們的聲音,想收到更多你們的建議,現在就搜索微信公眾號“qdread”并加關注,給《妖魔戰神》更多支持!

    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

    “秦巖,‘陳族令’,乃是拜入宗派的一絲契機…”藍大少爺看向秦巖,“我可以將屬于藍天城的一塊‘陳族令’,送給你…”

    “嗯?”秦巖心中一熱,不過面容卻是不動聲色,瞇起眼睛看著藍大少爺。¢£頂¢£點¢£小¢£說,.23wx.

    藍大少爺一笑道,“秦巖,你不要誤會,我并不想奇貨可居,藉此對你進行要挾…實話實說,這塊‘陳族令’,對我,并無太大價值…”

    “哦?”秦巖掀了掀眉毛。

    “我已經二十七歲了…”藍大少爺訕笑了一下,“持有‘陳族令’,且年齡不滿二十二歲,方有一線機會。況且,必須集齊五塊‘陳族令’,才有接受宗派挑選的資格…一座巨城,每隔十年,才有四塊‘陳族令’,小城僅僅一塊。因此,要集滿五塊,便會衍生出極為殘酷的競爭…畢竟,誰也不肯將拜入宗派的機會,白白讓給旁人…”

    秦巖了然。

    “藍天城只有一塊‘陳族令’,還差足足四塊,也就是說,必須要去其他城池,爭奪‘陳族令’…”秦巖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“對,和其他城的年輕一代競爭,充滿懸疑與危險,隨時都有可能殞命…”藍大少爺自嘲一笑,“且先不說年齡…這些年,我利欲熏心,與二弟爭權奪勢,早就喪失了在武道一途的勇猛精進…我已沒有勇氣與膽魄走出藍天城,面對其他城鋒芒畢露的天才…”

    “秦巖,如果你有勇氣走出藍天城,迎接未知的挑戰,那么,我手中這塊‘陳族令’,可以交給你…”藍大少爺直言道,“不過我不得不提醒你,雖然你在藍天城同代中,無出其右,但其他城亦有集天賦,悟性,意志,奇遇為一體的天之驕子,說不定并不輸給你…特別是大城與巨城的年輕一代,在起跑線上就遠遠領先我們小城之人…有時候我們仰視高山,會發現一山還比一山高…”

    秦巖的精氣神,早就磨礪得鋒芒畢露,心靈無比強大,況且他更是萬中無一的妖魔武士,對于未知的挑戰,不但沒有產生任何膽怯畏懼,反而熱血沸騰,極其向往,“外面雖然危險,但充滿機遇。一味的閉門造車,遲早陷入修煉瓶頸,終生止步不前…到外面見識一下真正的天才也好,對我裨益良多,我不想做一只井底之蛙…”

    秦巖深知,藍天城不過是偏安一隅的鄉旮旯小地方,一旦有大勢力來襲,頃刻間就像雞蛋一樣被碾爆,倒不如出去博一下,也不枉此生。

    頓了一頓,秦巖看向藍大少爺,“藍大少爺,你想要我秦巖付出什么代價,才肯將手中的‘陳族令’交給我?”

    聞言,藍大少爺思索了幾個呼吸,笑道,“原本我想讓你幫助我扳倒二弟,不過…罷了,只希望秦巖你能夠在我面臨生死存亡的之際,出手維護我的性命…另外…假若日后你有所成就,不要忘記你是從藍天城走出去的!”

    秦巖想也不想,點頭道,“沒有問題。只要我秦巖還在藍天城一天,若有人要殺藍大少爺你,我必然出手,就算不敵,也拼死一戰。再則,藍天城乃是我的家鄉,現在是,以后也是…”

    “好,我便做個順水人情…”藍大少爺灑然一笑,探手入懷,“秦巖,我們藍天城自建城以來,從沒有誰拜入過陳族宗派,現在我倒是想看看,你能否創造歷史,成為藍天城冠古凌今的第一人…”

    說話間,藍大少爺已然從懷中取出一塊巴掌大的木牌,珍而重之的交給秦巖。“秦巖,過幾日,我會將一幅地圖給你。上面有藍天城周邊一些城池的地理位置,以及最近的一個宗派據點…對了,上次你狩獵獲得的令牌,依舊可以進入城主府邸寶庫,兌換你所需要的修煉資源…不過…以你目前的層次來說,恐怕城主府邸寶庫中,再也沒有任何物品,能入你法眼了…”

    秦巖點了點頭,接過木牌。

    這木牌,暗紅色,古舊樸拙,蘊有一絲絲靈氣,正面雕琢一個威風凜凜的‘陳’字,背面飾以鳥獸銘紋。

    陳族令。

    秦巖將其放入懷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離開城主府邸后,秦巖從懷中取出‘陳族令’,直接放進儲物靈戒。

    “看來,宗派乃是大族的立族根本,與之相較,城池渺小如螻蟻…”

    在了解到宗派的存在之后,秦巖難免有些震撼,但隨后卻是心生向往和期待…

    “或許…我將有機會接觸那個廣闊浩瀚的世界…還差四塊‘陳族令’,留給我兩年的時間,尋找與爭奪…我秦巖定要拜入宗派,追逐武道極致,探尋那種種未知的可能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秦巖回到家族,天色已然向晚。

    綴錦園。

    秦天鵬正在秦巖居住的閣樓等著。

    看到秦巖回來,貼身丫鬟‘詩韻’和‘蝶衣’,立刻擺了一桌精致豐盛的宴席。

    父子二人一同用膳。

    “巖兒,今日,家族一些長老,親自率領兵馬,反攻入羅家府邸,羅家已然土崩瓦解,節節退敗,鎮守羅家的少數兵馬,一哄而散,各種家眷,下人,丫鬟奴仆,哭聲叫聲一片,跪了一地,整個羅家,幾乎沒有任何抵抗,便宣告投降。羅家幾名老人與我秦家長老談判,最終簽訂了巨額賠償的協議,我們秦家才罷手,平息了兩家的爭斗…此次羅家元氣大傷,傷筋動骨,很快就會衰亡…”秦天鵬道。

    秦巖微微點頭。

    而后,秦巖正準備說出‘陳族令’一事,秦天鵬卻是神色驟然陰沉,語音發顫,“巖兒…藍天城,恐怕要出大事…”

    “父親,此話怎講?”秦巖不由的放下碗筷。

    “大嫂一家,這幾天收拾細軟,有一種舉家遷徙到凌霄城的趨勢…”秦天鵬臉色都微微發白了,“恐怕,恐怕這是要出大事了…”

    “這…”秦巖倒是一愣,“父親,孩兒廢了秦風與秦雷,打傷秦霜,那幾名支持大夫人的老人,也都被我們整治得服服帖帖…大夫人一脈,在家族中已經失勢,她們一家要遠遁凌霄城,也有理可循…”

    “巖兒,你有所不知,今次,大夫人是謊稱要回凌霄城,參加她一個叔伯長輩的生辰壽誕…但是她卻將藍天城的許多生意,都草草賤價轉讓給其他豪門,血本無歸…細軟行李裝了幾大馬車,連身邊的廚子丫鬟都帶走了…我看,她回凌霄城參加壽誕是假,怕是一去不回…”秦天鵬臉色煞白,舔了舔嘴唇,手指頭不停的敲打著桌面。

    猛地,秦巖心中一震,神色也略微一變,“父親,您的意思是…凌霄城,恐怕馬上就要發動戰爭,開疆擴土,吞并我藍天城了?”

    秦天鵬身軀遽烈顫動了一下,“凌霄城這些年,爭霸的趨勢,越來越明顯…這次…這次怕是要動真格了…否則,大嫂不可能這么急…她們今晚,就會連夜離開藍天城…不過她打著去凌霄城參加壽誕的旗號,家族沒有理由去阻撓她,師出無名…”

    “父親,大夫人今晚便要出城?”秦巖穩了穩心神,沉聲道。“這樣,不必打草驚蛇…我悄悄跟在后面,隨她們一起離開藍天城,看看能不能窺破一些蛛絲馬跡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夜。

    碧宵園。

    此時此刻的碧宵園,燈火通明,足足八輛馬車,停在庭院中。

    一些仆人正賣力的將各種古玩,名貴字畫,一箱一箱的金條…往馬車上搬。

    “動作輕點!這一箱珠寶首飾,出自藍天城手藝最好的工匠…要是給本小姐摔壞了,打死你們也賠不起!”大夫人的一名義女,正杏眼圓瞪的呵斥兩個如履薄冰抬著箱子的仆人。

    “蠢貨!!!!”大夫人在一旁尖聲戾罵道,“不相干的東西,都給我統統扔了!到了凌霄城,什么沒有?”

    “母親,都收拾妥當了…”秦風氣喘吁吁的走過來稟報道。

    “嗯…”大夫人點了點頭,“那就出發吧…我已經打點好了一切,現在直接出城,只要離開藍天城,便萬事大吉,高枕無憂…”

    秦風一眨眼,壓低嗓音道,“母親,城外有…有我們的人接應?”

    大夫人得意的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“哼!秦家!秦天鵬!秦巖!待我凌霄城大軍攻破藍天城之時,便是你們的死期!”大夫人隔空看向綴錦園的方位,臉色猙獰,怨毒至深。

    旋即,秦霜和秦雨,攙扶著大夫人,進了一輛馬車。

    庭院中,近百名武道修為不俗的客卿,驅策烈馬,各持兵刃,神色警覺。

    秦風,秦霜,秦雷,秦雨,以及大夫人膝下諸多義子義女,紛紛翻身上馬。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秦風大喝一聲。

    大夫人一脈,帶著許多下人丫鬟廚子仆役老媽子,在近百名心腹客卿的護送下,于濃稠如墨硯的夜色之中,舉家疾馳出秦家府邸。

    隊伍出了秦家府邸,直奔城門方向。

    沿途行人紛紛駐足側目觀望。

    不過一路上并未遭到任何阻撓。

    暢通無阻,到達城門口。

    秦雷策馬過去,從懷中取出一大疊金票,交給守城將領。

    放行。

    隊伍出城。

    那守城將領,目送大夫人的隊伍出城,臉上的笑容,驟然凝固,陰惻惻的對身旁幾名士兵道,“馬上稟告大少爺,秦家大夫人一脈,已經出城!”

    “是!邱將軍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藍天城外。

    大夫人的隊伍,奔馳在寬敞的大道上,江風吹來,冷颼颼沁人心脾。

    “一切順利…只要渡過藍江,就什么也不怕了…”大夫人掀開車簾子,探出頭來。

    秦風立刻驅馬過來,與馬車并行,“母親,若是孩兒修為尚存,必做凌霄城先鋒軍,討伐藍天城!破城之后,將那秦巖凌遲處死,碎尸萬段!”

    “風兒你放心,你的仇,遲早得報…你外公會親自將秦巖那小雜種擒拿,帶回凌霄城,讓風兒你炮制…”大夫人戾氣深重道。

    而后,母子二人,便開始商議活捉秦巖之后,如何盡情折磨。

    不多時,道路前方,亮起一團篝火。

    篝火旁,十幾名氣息強橫,神色彪悍的黑衣男子,騎乘戰馬,目光在黑夜中反**芒,朝大夫人這邊看了過來。

    “碧姨…”

    一名身穿紫金碎屑長袍的男子,當先策馬奔了過來。

    此人年齡與秦風相仿,樣貌英挺,眉目清秀,如工筆刀刻,全身內氣奔騰,兩手空空,眼睛中閃爍金光,趾高氣昂,散發出來了不可一世的威嚴。

    赫然正是當初在大夫人生辰壽誕上,一拳將秦巖轟飛的凌家年輕一代翹楚,凌英飛。

    如今的凌英飛,比起大夫人生辰壽誕之時,精氣神與內息,又凝練了不少,顯然是這幾個月的苦修,令他有所突破。

    “英飛,你來接應我們?”大夫人掀開簾子道。

    凌英飛微微點頭,而后看向秦風,嘴角扯出一抹嘲弄的笑意,“秦風表弟,聽說你被秦巖那臭小子廢掉了修為…嘿…我還以為是有人在說笑話,沒想到果真如此…大地之上,武者被人廢去修為,當真就是生不如死…”

    聞言,秦風羞怒發狂,厲聲咆哮道,“凌英飛,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英飛,一家人,說話何必如此難聽?”大夫人氣急敗壞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…秦風表弟,你不要著急,你的仇,我會親手替你報,你是想廢掉秦巖的修為,還是斷掉他的四肢,亦或者兩者俱全?”凌英飛眼中浮現出來了兇狠殘酷的表情,“秦巖那小雜種,當初勉強接我一招不死,現在我倒想看看,他能接幾招…”

    就在這時…

    “凌英飛,沒想到我們能夠在這里遭遇…好,很好…”

    大夫人車馬隊伍后方,響起一把清淡的男子嗓音。

    淡淡的月光之下,只見一名十幾歲的少年,氣定神閑的走了上來,臉上有著雍容的書卷氣,不過一對眼睛卻是亮如星辰,暗藏絕世鋒芒,背上背了一口單刀。

    來人,不是秦巖又是誰?

    “哦?秦巖,是你?”凌英飛目光看了過去,赫然之間,全身戰意蒸騰,衣袍無風自動,氣勁橫卷十幾米,塵土飛旋。

    “秦…秦巖…”大夫人與秦風等人,駭然驚呼,身體不由的輕輕抖瑟哆嗦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凌英飛,當初我接你蘊藉全身功力的一招,僥幸沒死,今次左道相逢,你也接我全力一招,如何?”秦巖眼中掠過一抹凌厲的光芒,淡笑道。“規矩和上次一樣,不過我們易地而處,這次我出一招,你若擋得住,今夜我絕不留難,不過…要是你擋不住,那就是死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(小說《妖魔戰神》將在官方微信平臺上有更多新鮮內容哦,同時還有100%抽獎大禮送給大家!現在就開啟微信,點擊右上方“+”號“添加朋友”,搜索公眾號“qdread”并關注,速度抓緊啦!)

親,點擊進去,給個好評唄,分數越高更新越快,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!
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:http://m.xbiquge.la,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,無廣告清新閱讀!

天津十一选五开奖基本走势图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