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筆趣閣 > 玄幻小說 > 妖魔戰神 > 【第113章 煉火洞宗主】
    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

    那周子通雙目微微瞇起,如毒蛇一般看向秦巖,捏著拳頭,欲要碎掉秦巖全身骨骼。

    秦巖卻是巋然不動,幾乎連眼角余光,都沒有掃向周子通,他嘴角微微一挑,卻是看著那來自內圍的玄袍爆氣武者。

    此時,四面八方看熱鬧的外圍弟子,卻也都是在議論…

    “這回,周子通是徹底找回場子了…”

    “秦巖這小子,必將慘淡收場,被碎掉全身骨骼是最起碼的,就是不知道周子通會不會趁機取他的性命…”

    “周子通也窩囊,身為一個資深外圍弟子,卻是斗不過一個新弟子,卻是去內圍搬救兵…”

    “別妒忌。能夠使動內圍的師兄,便也是他的本事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些采藥歸來的外圍弟子,在靈谷中,也曾受過秦巖的恩惠,此時,看到秦巖岌岌可危的處境,他們也心驚膽戰的很,想要出面調和,但人微言輕,恐怕不起作用。

    黛翠和白崇關二人,更是驚駭無措。

    “秦巖,葉師哥讓你跪下,你還不下跪?”此時的周子通,快意的很,不過他曾在秦巖手上,吃過大虧,可謂是一朝遭蛇咬十年怕井繩,因此,他面目雖然猙獰兇狠,但也不敢貿然就過去向秦巖動手。

    “呵~~”秦巖淡笑了一下。無視周子通這跳梁小丑,卻是笑看那玄袍爆氣境,‘葉師哥’,“你要我下跪?真是好大的口氣…不過呢,你還不配。你以為你是誰?內圍弟子?可笑…無非就是早早拜入宗派。勉強爆氣而已…離開煉火洞,你也就是個渣!”

    秦巖,口出譏諷!

    的確,秦巖現在,根本就不怵爆氣一重天!

    可以說,在燃燒雙臂的情況下。幾乎任何爆氣一重天,秦巖都能將其打得滿地找牙!

    秦巖本不欲在大庭廣眾之下,與煉火洞的爆氣武者生出紛爭,但這并不意味著,他就會忍氣吞聲。被人踩在頭上也不反抗。

    ‘哼!忍無可忍,無需再忍,這爆氣武者,以為是吃定了我秦巖…罷了,我也不藏拙了…想鎮壓我?我就在身體和心靈上,徹底擊碎你!讓你永遠也翻不了身!’

    秦巖血脈中的暴虐與嗜殺,便是涌了上來,雙目微微泛起紅色光澤。

    而此時。上千人聽到了秦巖,挖苦那玄袍爆氣武者‘葉師兄’,盡皆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!

    一個剛剛拜入宗派的外圍弟子。卻是敢和一名內圍弟子叫板!

    這真是讓人抓狂!

    可以肯定的是,自煉火洞開宗立派以來,便是從來沒有發生過這種事情。

    這是頭一遭。

    而且,這種事情,已經不能說是以卵擊石了,而是徹徹底底的找死!

    “大言不慚!葉師哥是何等的人物!殺你易如反掌。如捏死一只螞蟻!秦巖你卻在這里癲狂吠叫,徹徹底底就是自尋死路!”

    “年少無知。意態輕狂,不知輕重。此等螻蟻,日后必然為宗派招來大禍。請葉師哥這就出手,替我煉火洞,清理門戶!”

    “葉師哥,處決這小子吧!我們都可以作證,是他自己找死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數不清的溜須拍馬之輩,便是吼叫了起來,對秦巖進行討伐。

    而那葉師哥,此刻的確被激怒了!

    秦巖的話語,令他頓時感覺到一陣瘋狂的怒火,從心中燃燒了起來,直沖他的頭腦。他是什么身份?什么修為?秦巖又是什么身份?什么修為?

    只見一股狂暴的戰氣波動,以葉師哥的身體為中心,猛然朝四面八方爆發開去,離他較近的外圍弟子,紛紛跌倒摔開,亂成一團。

    就連那周子通,都被跌了一個狗啃屎。

    葉師哥強行抑制住焚天怒火,保持了一點風度,傲然道,“我,為人極仁慈,即便你是如此的瘋癲,我還是可以給你一次機會…聽好了,最后一次機會,自碎全身骨骼,廢掉修為,磕頭…這是最后的施舍與恩賜。如若不然,我會親自出手,到時候,你是生是死,就不好說了…”

    就在這時,黛翠是關心則亂,終于忍不住了,出聲道,“葉師哥,您是內圍的高手,現在因為外圍弟子之間的一些私人恩怨,您卻是來插手…實在沒有必要,大家同屬煉火洞,為什么不化干戈為玉帛?請您不要欺壓秦巖…您這樣做,有*份…”

    “你是在說我持強凌弱?賤人!”赫然之間,那葉師哥終于發作,右手反掌一揮,閃電出手!

    “啪!!!!”

    耳光聲響起!

    葉師哥竟然是反手一個耳光,隔空抽在黛翠臉頰上!

    當然,這一下出手,他并沒有動用什么力量,僅僅也就是稍微教訓一下黛翠。

    不過,饒是如此,黛翠也是橫飛出去,吹彈可破的臉頰上,卻也是顯現出來了一個清晰的紅色巴掌印記。

    這一下事出突然,而且秦巖也沒有想到,那葉師哥,會不顧風度,對一個女人動手!

    秦巖直接爆了!

    怒火簡直無法遏制!

    恐怖的殺氣,彌漫翻卷,沖霄而起!

    “給老子死!!!!”

    秦巖情緒瞬間失控,一步掠向了葉師哥!

    悍然攻殺!

    葉師哥依舊是雙手背負,用極其憐憫的眼神,看著秦巖,整個人絲毫不動。

    “飛蛾撲火!死了!這秦巖馬上就會粉身碎骨了!”

    “大家速速讓開!葉師哥一擊之下,非同小可,我們站遠點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說時遲那時快,秦巖一步便是沖到了那葉師哥身前。雙目如魔神,右拳直接轟了出去!

    那葉師哥,嘴角肌肉微微一扯,渾不在意,右掌輕輕拍出。

    這一掌。似輕實重,整個手掌,包裹在如同青火似的戰氣之中,稍微一動,便是散發出來撕山裂地的恐怖氣息。

    葉師哥極為自信,他這一掌。只要稍微觸及秦巖的身體,秦巖整個人就會炸開,被轟殺成齏粉!

    就在這時!

    “轟!轟!”

    秦巖的拳頭,剛剛一打出去,他的左右雙臂。直接騰起黃金神焰!

    肉身力量全開!

    氣血徹底激活!

    秦巖的拳頭,也是瞬間變成了金黃色,像是黃金澆鑄的一般,通體無瑕疵!

    驟然,葉師哥心神一顫,一種極為恐懼的冷氣,迅速蔓延至他周身!他甚至嗅到了死亡的氣息!

    他欲要抽身暴退!

    但已經來不及了!

    “砰!!!!”

    葉師哥的掌,與秦巖的拳。直接對撞在了一起!

    一聲巨響,聲震四野。

    而后,葉師哥身軀爆退。一直退后了足足十幾步,這才站定。

    他的臉色,蒼白如紙,雙目漸漸失去焦距,一瞬不瞬的盯著秦巖。

    秦巖雙臂所燃燒的神火,瞬間熄滅于無形。亦是冷然凝視葉師哥。

    場面瞬間變得有些壓抑。

    而后,那周子通首先叫了起來。“秦巖。你還不死?你敢和葉師哥對拼?螢火與皓月爭輝!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他話音剛落!

    “噗!噗!噗!噗!”

    骨骼爆碎的聲音,如雨打芭蕉。不斷傳來,像是在爆炒豆子。

    眾人驚駭的循聲望去。

    這恐怖的聲音,并不是秦巖那處傳來的,而是來自于…

    葉師哥!

    下一刻…

    “砰!砰!砰!砰!”

    葉師哥身上的玄袍,直接炸成灰飛,而后,他的身體表面,蔓延開來一道道蜘蛛網般的龜裂,整個身體,就好像是一件精美的瓷器,遭到了重物敲打,裂紋密布。

    而后,葉師哥狂噴出一口鮮血,身軀軟耷耷的歪倒了下去,不停的抽搐,十條性命顯然已去了七,八條。

    他還吊著一口氣,但就算是費盡心思治療好了,一身修為,也肯定報廢了。

    此刻,所有的人,都瞠目結舌,腦子完全不夠用了。

    一個內圍爆氣武者,居然被一名外圍弟子,一拳秒殺!

    古往今來,莫說在煉火洞了,就算是其他宗派,也絕無此類之事發生!

    場面死一般寂靜。

    秦巖收起力量,趕忙搶了過去,將黛翠扶了起來,“抱歉,黛翠,我一時疏忽,讓你受委屈了,”

    此刻,黛翠美眸卻是微微泛紅,語聲略微哽咽,“秦巖…你…你…你惹禍上身了…你不應該重傷內圍弟子的…你…你是為了…為了替我出頭,才下狠手的么?”

    “造反了!外圍弟子,公然擊傷內圍師哥!快快將這件事情稟告上去!快!”

    立刻,人群中,一名資深外圍弟子,便是發出驚聲尖叫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煉火洞。

    內圍核心區域!

    一座佇立在懸崖峭壁邊緣的一棟木質閣樓。

    這閣樓在月光的照耀下,反射出來瑰麗明透的光澤。

    此樓占據整個煉火洞區域,風水最佳之處。

    此時,閣樓中。

    在閣樓內,一些木椅上,卻是端坐著十幾名男女。這些男女,都沒有刻意散發出來任何威壓氣勢,僅僅是在隨意交談,或飲茶品嘗糕點。但即便如此,他們也個個都散發出來一種讓人極度壓抑的氣息。

    坐在最上首的,乃是一名隨意穿著寬松青衫,貌似中年的男子。他的樣貌,并不特別,幾乎堪稱普通,但讓人一看,就會感覺到很是成穩,那雙平靜的眼睛里,蘊含著滄桑,目光偶然一閃爍,似乎可以霎那間看穿人的靈魂。

    這青衫中年男子,氣息波動最是平穩,但是坐在木椅上的其他男女,對他都是恭敬的很。

    而馬執事,卻也是坐在比較靠后的一張木椅上,此刻,卻是在恭敬稟告…

    “宗主,各位長老,這次靈谷之行,突生變故,居然出現了黑白神果…這是事先,任何人都沒有計算到的…”馬執事一臉唏噓道,“不過,我也無能為力,無法為煉火洞,帶回哪怕一枚神果…”

    “黑白神果啊!”

    聞言,坐在木椅上的男女,神態都是微微發顫,情不自禁的交頭接耳起來。

    “遺憾,遺憾啊!”一名綠袍中年婦女,連連搖頭,“假若我們煉火洞,能夠獲得一部分黑白神果,是有可能重新崛起的…”

    此時,那青衫中年男子,卻是灑然一笑,“大家不必介懷。我們煉火洞要崛起,并不是依靠幾枚天材地寶,便足夠的…煉火洞傳承斷絕上千年,滿門荒寂,想要重接斷弦,談何容易?此事只能徐徐圖之,腳踏實地,不能夠急于求成…我們這一代人,怕是無可奈何了,只能夠寄希望于煉火洞的年輕一代…”

    說著,青衫中年男子,神色也是略顯出來了一些落魄,微微搖頭,而后轉移話題道,“也不用太悲觀。如今內圍十大精銳弟子,高踞榜首的‘帝飛天’,近年崛起之勢不可阻擋…”忽地,他眼眸微微發亮,原本穩重的氣質,都是略顯顫抖,“早些年,曾有一名三品宗派的大能,路經我煉火洞,居住了幾日。他夜間觀察天象,察覺到,冥冥中,一絲氣運,正在朝我們煉火洞移動!那大能就此斷定,我煉火洞,將很快會涌現一尊左右宗派命運興衰的天才!”

    “是的,宗主,那大能言道,此等氣運移位,萬年罕見。而左右宗派氣運的,唯有天才!這天象,便是昭示著,我們煉火洞,在最近幾年內,肯定會誕生一個妖孽!”一名藍袍老者,也是雙目釋放光亮。

    “肯定是‘帝飛天’,那大能所預測的妖孽天才,不是別人,就是如今內圍十大精銳弟子中,排名第一的‘帝飛天’,他足夠驚才絕艷,年僅二十五歲,便是踏足爆氣二重天巔峰,戰斗力更是足以橫掃大量同境界的天驕,其天賦,并不輸給二品宗派的同年齡段…”

    這閣樓內,許多人都開始討論起來一名叫做‘帝飛天’的弟子。

    這個時候,那青衫中年男子,微微一壓手,讓大家暫時安靜下來。而后,他便是看向馬執事,“馬執事,這次靈谷采藥,我們煉火洞的損失,比往年小了很多。而且收成是最豐饒的一次…”

    “是的,宗主,這次人員折損最少,收獲卻是創下了新高…唯一不美的便是,曾輝殞命在了靈谷中…”馬執事微微一嘆息,旋即正色道,“宗主,有一件事情,不得不提。”

    “哦?馬執事,你說,”青衫中年男子溫和道。

    “這次靈谷采藥,我倒是發現了一個比較特殊的外圍弟子。他氣運如虹,并且煉體煉得根基很不錯…這次我們煉火洞搜集到的天材地寶,一大半是這位弟子采摘貢獻的。依我看來,這位外圍弟子,也是值得重點關注和培養的,”馬執事笑道。

    “嗯…對宗派貢獻大,自然要反哺培養…”青衫中年男子,認真道。“馬執事,你是在引薦這位外圍了,看來你對他印象不錯,他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稟告宗主,此子也就是十七,八歲,名為‘秦巖’,”馬執事認真道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…

    “稟告宗主與各位長老,出事了!在外圍區域,發生一件大事!”

    外面有一把急促的聲音響起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續)

親,點擊進去,給個好評唄,分數越高更新越快,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!
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:http://m.xbiquge.la,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,無廣告清新閱讀!

天津十一选五开奖基本走势图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