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筆趣閣 > 玄幻小說 > 妖魔戰神 > 【第126章 八荒爆炸拳】
    五號擂臺上。

    出乎齊嫣然的事情發生了…

    秦巖不但沒有主動認輸,反而口出惡言!面目猙獰恐怖的很!

    他直接忤逆了帝飛天的意旨!

    齊嫣然錯愕。花容色變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在擂臺下,那一直仿若不聞外物,絢麗芳華,蓋壓全場的詹秋水,卻也是微微抬頭看了秦巖一眼,清眸之中,掠過一絲異色。

    很顯然,帝飛天和齊嫣然之間的微妙關系,詹秋水并不是不知道。那‘閔一亨’,專程過來找秦巖訓話,其中貓膩,不言而喻。詹秋水本以為,秦巖會畏懼帝飛天的淫威,遵從指示,若與齊嫣然對陣,直接認輸,放棄3分。可是,秦巖奇兵突出,不但沒有認輸,反而氣勢更加兇狠暴戾,似乎恨不得將齊嫣然打死在擂臺上一般!

    ‘此子,略有一些意思…’詹秋水,罕有的嘴角扯出一抹淡淡的笑意。目光,卻也是第一次饒有興味的凝望向了擂臺,‘不過,得罪了帝飛天,實屬不智…還真是個古怪的家伙呢…’

    極遠處。那一組備戰區域。

    秦巖的一舉一動,帝飛天盡收眼底。

    意外。

    徹徹底底就是意外!

    帝飛天,何許人?

    內圍精銳十大弟子之首!

    代表了整個煉火洞未來的氣運和盛衰榮辱!

    煉火洞,千年不遇的天才,這不是帝飛天自封的,而是公認的!

    說句難聽的,帝飛天拜入煉火洞。乃是煉火洞的榮耀!

    帝飛天,乃是屈才了!

    就這樣一個風云天驕,至尊王者,他所說的話,一個區區外圍弟子。竟然敢忤逆?

    反了天了!

    此時的帝飛天,面容遽變,整個人,顯現出來了盛怒。有一種龍顏大怒的味道。一時間,針對秦巖的千百報復,萬種蹂虐。盡過心頭。他的目光,隔空遙望向了秦巖,仿佛是要用眼神,將秦巖熔化,誅殺掉一般。

    皇者一怒。山河染血。

    不過,帝飛天此人,顯然很有城府,怒色一閃而逝,旋即,便是一臉嬉笑,目光也是轉開了,臉色。也是愈發的平靜下來。

    “可惡!此子,簡直不識抬舉!”坐在帝飛天身后的閔一亨,焦躁暴怒。“我已經提點過這秦巖了,沒想到他竟然如此猖獗…齊嫣然師妹,小組出線,乃是帝師哥你首肯過的,他這般忤逆,便是那彌天大罪!帝師哥日后。在煉火洞,必定位高權重。威懾四海,并吞八荒。帶領我們煉火洞,走向更加廣闊的世界!這秦巖,忤逆帝師哥的意思,就是與整個煉火洞為敵!”

    這閔一亨,大肆溜須拍馬,所言越來越夸大其詞,聽得旁邊的一些內圍弟子,都一陣惡寒。

    帝飛天卻是嘴角一挑,云淡風輕一笑,“閔師弟,休要多言…”

    “是,”閔一亨立刻噤聲。

    帝飛天眼中,有著幾絲戲虐,“無妨。今年的排位賽,本就無聊透頂,既然多了一個玩物,那就好好玩耍一番吧。只希望,這玩物,不要太讓我失望才好…若是到時候,如碾死一只臭蟲般,將其虐敗,那就太沒有意思了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鎏金榜文下面的貴賓席上。

    “哦…秦巖這一場的對手,是齊嫣然,上屆排名第41…修行的戰氣,乃是冰屬性,領悟了冰雪意境…不過,不管是排名還是戰斗力,都遜色于管中盛。秦巖既然能夠從管中盛身上,掠取3分,那么,戰勝齊嫣然,卻也不是太過困難之事…”馬執事喃喃自語。

    “我看未必…”藍衫長老,嘴角一瞥,眼中有著戾氣,“齊嫣然的攻擊力,可是強過管中盛的。況且…嘿嘿嘿,齊嫣然和帝飛天,私交甚篤,秦巖若不知進退,很可能因為此事,開罪帝飛天…嘿,到時候,便是不好收場了…”說著,臉上也是浮現出來幸災樂禍的表情,“秦巖此子,我承認,是低估了他。不過,他若與帝飛天相比,便宛如螢火,與那日月爭輝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五號擂臺上。

    秦巖戰意蒸騰。他亦是感覺到了,從遠處,投遞過來的一抹兇戾敵意。

    秦巖明白,那必然是帝飛天的不滿。

    不過,帝飛天的敵意,卻絲毫沒有在秦巖心靈中,留下任何陰影。

    帝飛天?

    誠然,那是天才。

    不過,秦巖乃是妖魔武士!

    大地之上,不缺天才。宗派世界,神秘遼闊,無邊無際,天才如過江之鯽。帝飛天,無非也就是冠絕一品宗派的天才,若拿到二品宗派去競爭,恐怕就無法在同代中,獨占鰲頭了。

    而妖魔武士,特別是秦巖這等年齡的妖魔武士,大地之上,又有多少?秦巖雖然不知,但料想,年輕妖魔武士的珍稀程度,恐怕是要遠勝諸如帝飛天之流的天才吧?

    于情于理,秦巖并不怵帝飛天,最壞的結果,無非便是,直接變身,一巴掌拍成肉醬。讓活的天才變成天妒英才!

    “你,狂妄!”齊嫣然冰姿玉雪的高冷面容之上,一片羞怒。秦巖不但拒不認輸,而且眼神之中,兇光畢露,充滿了輕視。

    齊嫣然,身為煉火洞年輕一代的翹楚,還很少被人這么明目張膽的輕視。

    她怒極出手了!

    “你不認輸,那就給我敗下去吧!”

    下一刻,齊嫣然皓臂一張,一股滔天冰雪,以她的玉體為中心,呈同心圓狀,彌散出去,輻射四面八方。

    頃刻之間,偌大的擂臺,便是陷入了冰天雪地之中。

    寒風凜凜,地面開始迅速結冰,空氣中散落下來無數拳頭大小的冰雹,四散飛旋。每一粒冰雹。都蘊含著天外隕石般的恐怖力量,若是砸在人身上,必然是筋斷骨折之禍!

    將這門王級武功,醞釀到了極致后,齊嫣然的眸子。變化成為了奇異的雪白色,瞳孔深處,似乎同樣也在醞釀著一場場毀天滅地的恐怖暴風雪。

    “秦巖,埋葬在無情冰雪中吧!敗在我齊嫣然的玄冰訣之下,將是你最終的宿命!”

    齊嫣然冷厲喝叱。

    嚴格意義上來講,齊嫣然這門冰雪屬性功法。論攻擊力,的確強橫。不但攻擊范圍廣,而且寒氣能夠沁入人的肺腑,傷人經脈骨血。

    密集冰雹,如流星雨般砸下來。幾乎任何爆氣一重天,都會瞬間被砸得粉身碎骨。

    就連一般的爆氣二重天,即便躲開了冰雹雨,也難免被寒氣侵襲。須知,擂臺上的每一縷寒氣,都是齊嫣然的戰氣所化,但凡被沁入體內,便是很難祛除。直至最后寒入骨髓,落下終生暗傷。

    秦巖便是處在暴風雪和冰雹雨的核心。

    看起來,便是仿若一葉扁舟。處在驚濤駭浪之中,似乎隨時隨刻,都有可能舟覆人亡!

    觀戰臺上,數萬外圍弟子,都是運足目力,死死的鎖定住第五號擂臺…

    “好厲害。這位齊嫣然師姐的玄冰訣,一旦施展。一大片空間,盡皆處于她的攻擊范圍內。委實難以躲閃。我看啊,這齊嫣然師姐,比管中盛師哥,還要難以對付…不知道秦巖師哥這次,如何逆襲,反敗為勝…”

    “堅定支持秦巖師哥!秦巖師哥連能夠隱身的管中盛師哥,都能擊敗,更遑論這排名,低于管中盛開師哥的齊嫣然師姐…”

    黛翠和白崇關,自然更加緊張在意。

    “秦兄,一定要贏啊!贏下來這場,你就積15分了!”白崇關似乎比秦巖還要緊張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五組備戰區。

    齊嫣然施展出來絕殺大招,令那些對秦巖產生恐懼的內圍弟子,重新振作起來了精神。

    “看看那秦巖,如何過齊嫣然師姐這一關!齊師姐,你可一定要為我們內圍出一口胸中惡氣啊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五號擂臺上。

    ‘冰屬性的戰氣和功法…’

    此刻的秦巖,嘴角卻是有些淡淡的笑意。

    ‘這一場,將比對陣那管中盛的一場,更加容易過關!3分到手了!’

    秦巖并非托大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如此自信,乃是因為…

    他本身,或許最不怵的,便是那冰屬性戰氣與功法。

    因為…

    秦巖的氣血,太強盛了!

    煉體,能夠煉到身體局部燃燒神焰的地步,那驚人的氣血,蒸騰之間,形成了實質性的璀璨光焰。

    可以說,秦巖氣血,便是如那巖漿與火爐一般!

    秦巖氣血如火,齊嫣然功法屬冰。

    冰與火,乃是相生相克的!

    “轟!!!!”

    頃刻之間,秦巖全身氣血凝聚,力量全面激發!

    體內,血液流動的聲音,便是如那巖漿在爆發,奔雷在咆哮!

    雙臂,左腿,同時燃燒起來神焰。

    秦巖雙拳微微一握,眸中戰意,再度飆升,體表泛出來一層璀璨霞光,四周一片沸騰炙熱!

    此時此刻,氣血全面點燃,秦巖人如一輪驕陽,普照天下。

    又如一座火山,噴發巖漿。

    “轟~~~~轟~~~~~轟~~~~~~”

    一層層火熱氣息,以秦巖的身體為中心,環繞全場,炎熱狂暴的高溫氣場,竟然將他整個人,襯托如烈火金剛!

    “噗!噗!噗!噗!”

    滿場的寒氣,都蒸發成了煙霧,而那些破壞力極強的冰雹,也是凌空瓦解,爆碎開來。

    點燃氣血,克制寒冰!

    而后,秦巖眼神更加猙獰,一步步的走向了齊嫣然,鋪天蓋地的冰霜風雪,在秦巖身體范圍數丈開外,便是自動消弭了。

    秦巖的腳步,極為沉重,每一步落地,整個擂臺就會搖顫一下,他宛如一個鋼鐵造成的魔人一般,兇氣滔天,一步步逼向了齊嫣然。就像是一座山體,要生生將齊嫣然壓碎!

    在秦巖的眼中。根本就找不到半點憐香惜玉。

    此時此刻的秦巖,霸道,囂張,睥睨,根本就不把齊嫣然放在眼里。也不會把帝飛天的警告,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“最后一次機會,認輸,滾下去。或者,被我打下去。”秦巖的聲音,都冷漠的很。

    “你…你…”齊嫣然沒有想到。秦巖的氣血,能夠熔化克制自己的玄冰訣。她神色一陣慌亂。但是,要她親口認輸,向一個還沒爆氣的小小臭蟲認輸,她自然是極為不甘的。

    ‘可惡!太可惡了!這煉火洞。就連帝飛天師哥,都對我百般溫柔,你一個還沒爆氣的野小子,居然毫不買賬,還敢壓迫于我?’

    齊嫣然心中,怒極咆哮。

    “罷了…秦巖,你或許以為,我的玄冰訣。是以攻擊見長?錯了!其實,玄冰訣,是立足防守的一門功法!我已經修煉到第九層。玄冰生甲…你想敗我,沒那么容易!”

    齊嫣然嬌叱一聲,旋即,雙手一張,漫天寒氣與冰霜,如乳燕歸林。統統被她的玉體吸收。

    下一刻,一層厚厚的冰層。卻是將齊嫣然,包裹了一個里外三層。固若金湯。

    就好似,齊嫣然是一個冰雪美人,被包裹在了琥珀之中。

    璀璨的光芒,流轉在冰層之間,美麗,而又不可侵犯。

    齊嫣然將全身戰氣,凝聚成了實質化的神圣甲胄。完全就是立于不敗之地。

    “秦巖,你盡管攻來吧!”齊嫣然冷漠看向秦巖。“以你的肉身力量,根本無法破掉我的玄冰甲防御!”

    “哦?”秦巖愣怔了一下,不過還是走了過去。

    ‘居然放棄進攻,一味死守起來,’秦巖微微搖頭。

    下一刻…

    “轟~~~~~~~~~~~~”

    右拳直接打出!

    拳頭璀璨生光,綻放黃金輝霞,力量排山倒海,如海嘯破天!

    砰!!!!

    暴力一拳,硬撼在冰層之上,不過,卻是連一個拳頭印記都沒有留下!

    更遑論擊穿冰層了!

    ‘呃?好堅硬的龜殼…’秦巖收起拳頭。

    剛才那一拳,秦巖的確是肉身力量全開,沒有絲毫保留。

    ‘一拳打出去,冰層將拳力吸收,并且分散開去,使得拳力無法凝聚成一點…因此,破不開冰層…’秦巖微微沉吟。

    “呵…秦巖,你煉體雖強,但我要守,你根本無法擊敗我…你的狂妄無知,到此為止吧!”齊嫣然在冰層之中,得意非凡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鎏金榜文下面的貴賓席上。

    “這一場,秦巖無法擊穿齊嫣然的冰層防御,平分秋色,兩人各取1分…”藍衫老者也不無得意之色。“秦巖的連勝勢頭,終于止息。而且,這一戰,也暴露了秦巖的弱點。攻擊方式,簡單粗暴!僅僅就是依靠蠻力!蠻力?遭遇到真正的天才,根本毫無用武之地!”

    此言,倒也絕非故意貶低秦巖。

    對,真正的高手之爭,僅有蠻力,是不夠的。

    對此,那宗主,也是不由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五號擂臺上。

    “秦巖,這一場,平局,不過,我一定會找回場子的!”齊嫣然一臉怒容。今天被秦巖逼迫到這個地步,她的確是蒙受了奇恥大辱。

    “平局?既然你不肯認輸,我說過要把你打下擂臺,便一定會將你打下擂臺…”秦巖眸中,兇光一閃。

    下一刻,他緩緩舉起拳頭。

    手臂肌肉經脈,按照特殊的方式,蠕動組合排列。

    “八荒爆炸拳…撕勁!!!!”

    轟~~~~~~~~~~~~~~~~~~~~~

    秦巖一拳轟向冰層!

    這一拳,秦巖也終于使用了武技!

    與拳頭接觸的空氣,如布帛一般,被撕裂開來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續)

親,點擊進去,給個好評唄,分數越高更新越快,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!
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:http://m.xbiquge.la,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,無廣告清新閱讀!

天津十一选五开奖基本走势图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