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筆趣閣 > 玄幻小說 > 妖魔戰神 > 【第140章 抵達】
    秦巖從議事殿中出來,已然是深夜時分。【頂【點【小【說,

    皓月當空,薄霧如煙。

    馬執事親自帶著秦巖,將其安頓在煉火洞內圍區域的一處環境宜人木閣樓中,叮囑三兩句,這才告辭離去。

    秦巖推窗望向曼妙夜空中的明月,神思遐想…

    ‘宗派世界,果真浩瀚神秘,無際無涯…爆氣七重天,王級,皇級,圣級,神靈…’

    今晚聽了鐘松林宗主的一席話后,秦巖的眼界,便是開闊了許多,整個人的心境,都發生微妙變化,對于修行之路,產生了種種期許。

    ‘未來,我秦巖也要修行到達那至高的境界,站在山巔,俯瞰眾生!’

    秦巖的武道之心,無疑堅定了許多。

    不過,他并沒有好高騖遠,千里之行始于足下,腳踏實地一步步的修煉才是王道。對于秦巖來說,首要任務,是那‘浮云島’試煉之地的冒險。

    一夜無話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馬執事便是來到秦巖寄居的木閣樓。

    在內圍區域,任何一個內圍弟子的生活,都是極為優裕的,不但有單獨的亭臺樓榭作為居所,更有婢女仆人服侍。

    幾名亭亭玉女,立刻就進屋奉上香茗糕點。她們皆是瓜子臉,柳葉眉,身段嬌好,天然雕飾的絕色女子,在服侍秦巖的時候,極為殷勤,時不時也拿溫柔如水的眼波,似有意若無意的撩撥著秦巖,畢竟,現在整個煉火洞上下,都已經認定,秦巖完美取代帝飛天,成為內圍大師哥。地位尊崇,在煉火洞權勢熏天。

    馬執事帶來了這次秦巖應得的其他獎勵。

    一本王級中品心法秘笈。兩本王級中品武功秘笈。

    一粒淬煉戰氣雜質的極品丹藥,‘萬靈丹’。

    “秦巖,這本王級中品心法秘笈,乃是‘烽火烈焰訣’,而兩本王級中品武功秘笈,也與這門心法配套,‘天罡邪火拳’,‘爆炎焚天掌’,”馬執事首先將三本書冊交給秦巖。

    ‘王級武功秘笈!’

    秦巖眼睛一亮,珍而重之的接了過來。

    畢竟是來自藍天城這等小城。秦巖自幼沒有見過王級武功秘笈,就算是藍天城城主府邸,秘傳的絕學,也不過是上乘武學。

    如今,陡然得到三本王級武功秘笈,秦巖如何不是狂喜。

    況且,還不是王級下品,而是更高一階的王級中品。

    這下品和中品之間的差距,也是云泥之別。

    “我以前聽說。修煉王級中品武學,內氣境十層,晉升爆氣境的概率,達到了九成!”秦巖目前。丹田中一口內氣,也飽滿圓潤,是時候沖擊爆氣境了。不過,內氣境和爆氣境。天人之隔,也不是說沖擊就能成功的。但至少有了王級中品武學秘笈,成功的概率要大很多。

    現在秦巖。武道之心堅若磐石,不但要在煉體一途上,越走越遠,更加要成功爆氣,而后沖擊王級!圣級!

    以至于,最終的…

    神靈級別!

    ‘我絕不能夠一味煉體,那樣會限制我全方位的發展,爆氣境,一定要達到!再則,煉體的攻擊方式,相比之下,較為單一,還是爆氣境絢爛華麗多了…’

    秦巖收好秘笈之后,終于少年心性,眼中便是流露出來亢奮的火焰,恨不得立刻閉關修煉。

    “秦巖…”馬執事微微一笑,“你先不要著急。你,主修的是煉體功法。且超卓不凡。但是,對于修煉內氣,沖擊爆氣境,恐怕,你涉獵極淺…”

    “是的,馬執事,”秦巖立刻穩定下來心神,不驕不躁,神態略顯謙遜的看著馬執事,“還望馬執事多多指點秦巖,讓秦巖在沖擊爆氣境一途上,少走彎路。”

    對于秦巖這種絕不驕縱的態度,馬執事很是欣喜,自然便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,“是這樣的,秦巖,如果我沒有猜錯,你應該也是武道進入化境了吧?領悟了自然之中蘊含的大勢?”

    “的確如此,”秦巖并不隱瞞。

    “那就對了,選擇王級武功秘笈,和武者所領悟的化境之勢,有莫大關聯,”馬執事言辭認真道,“爆氣境,丹田中一口內氣,轉化為戰氣,其戰氣,乃是有屬性的!”

    “戰氣有屬性?”秦巖眼睛一亮,“我明白了!比如,那帝飛天,事實上,他所修煉出來的戰氣,便是…雷電屬性?因為,他領悟了雷電的意境!”

    秦巖漸漸的摸到一些門路了。

    “對,帝飛天,領悟雷電意境,修煉雷電功法,戰氣被稱之為…‘雷戰氣’。”馬執事點頭,“以此推之,很簡單,另還有‘火戰氣’,‘風戰氣’,‘大地戰氣’,‘水戰氣’,‘冰戰氣’…這些,便是相對普通一些的戰氣,而特殊戰氣方面,便有傳說中萬中無一的,‘光戰氣’,‘龍戰氣’,‘黑暗戰氣’,‘不死戰氣’,‘亡靈戰氣’…”

    “能夠修行出來特殊戰氣的武者,無一不是驚才絕艷,天縱神武,成長起來后,必叱咤風云,孤傲群才,站在一個制高點上…”馬執事由衷的說道,“比如帝飛天的‘雷戰氣’,便比普通的戰氣,攻擊力還強很多。”

    秦巖思維飛快運轉。

    “馬執事,也就是說,修煉某種王級武功,必須要根據自己所領悟的武道化境之勢,來進行選擇。比如,我沒有領悟雷電意境,那么,我若修煉雷電屬性的王級武功,進境就會相對很緩慢?”

    “對,就是這個意思。當然,沒有領悟某種武道意境,去強行修煉該意境的功法,也有可能因此而領悟該意境。不過這種事情,十中存一吧。絕大多數武者,都會不把時間浪費在這上面,而是挑選武功秘笈,就直接挑選與自己所領悟意境相吻合的,以便快速修煉出來屬性戰氣。”馬執事微笑道。“今次獎勵給你的三本王級中品武學秘笈,品質都極高。修煉到大成之后,攻擊力陽剛爆裂,強橫無匹。不過呢,便是火屬性的功法秘笈。秦巖,你所領悟的武道化境,似乎…并不是火之意境…”

    “不配套,”秦巖不由啞然一笑,“我領悟的,乃是大地意境,風之意境。鳥翔意境。”

    “領悟了三種武道意境?”馬執事眼睛一亮,“那你選擇功法,就比較容易了。不過你沒有領悟火之意境,這三本王級中品武功秘笈,你修煉起來,就存在一定的難度了。當然,也有可能,你強行修煉,領悟出火之意境。”

    秦巖點頭。

    旋即。馬執事岔開話題,“秦巖,沖擊爆氣境一事,可徐徐圖之。接下來,數天之后,宗主會帶領你和詹秋水,左雕。三人去那‘浮云島’試煉,這是來之不易的機會,耗費數萬宗派積分。秦巖,你一定要好好珍惜。”

    頓了一頓,馬執事建議道,“沖擊爆氣境,非一日之功,可暫時擱淺,先好好準備去浮云島之事吧。說不定,在浮云島,秦巖你能夠獲得品質更高的武道秘笈。比如…”

    馬執事略微窒息,“皇級武學秘笈!”

    “皇級武學秘笈?”秦巖一窒。

    “對,皇級武學秘笈,一般可作為二品宗派的鎮派武學。只有鳳毛麟角的二品宗派,擁有完整的圣級武學秘笈。”馬執事目光微微一閃爍,笑道,“秦巖,你擊敗帝飛天時,所施展的那門煉體功法,蒸發氣血,爆發絕殺之術,如果沒有猜錯,那便是一門皇級煉體武學。呵,應該便是故老相傳,當初那被煉火洞滅掉的二品煉體宗派之鎮派絕學。不過嘛,秦巖你別擔心,你的秘密,宗主下過嚴令,禁止過問。你在煉火洞,一切行為,不受管束,任你逍遙。”

    “嘿…如此便多謝宗主了。”秦巖一笑。

    “嗯,浮云島試煉,恐怕危險也多。但是,不去試煉之地,終于無法真正的磨礪自己。那些試煉之地,可都是上古大能,大世家,大宗派,用來淘汰門下弱小弟子的。此習俗延續至今。”馬執事凝重道,“生死冒險,那可是每一個強者必須經歷的旅程。一次次突破生死關卡,一次次超越自己,這才是強者之路。”

    秦巖點頭道,“馬執事,浮云島試煉,我并不畏懼。我也明白,追求生命極限的道路,困難重重,必須要逆流而上,才能夠有所突破。相反,我也期待異常。看看浮云島,究竟有什么機緣在等著我秦巖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…好!”馬執事贊嘆大笑,“有膽魄!希望能夠趕回來,參加今年陳族宗派世界第三檔次99賽區的交流對抗賽吧…嗯,秦巖,外出冒險歷練,當初我也有過這樣的經歷。經驗之談,卻是有一些…”

    “還望馬執事告知,”秦巖笑道。

    “就一句話…打不過就跑,看到便宜能占就占,結下仇家能殺就殺,不要心軟。有實力就要心狠手辣,不要婦人之仁。”馬執事笑言。

    “哦?打不過就跑,看到便宜能占就占,結下仇家能殺就殺,不要心軟,有實力就要心狠手辣,不要婦人之仁…”秦巖咀嚼著這番話,而后雙目放光,“有道理。”

    “啊哈哈哈…有時候見一見血,培養出來一些殺性,也是好的,”馬執事大笑道。“不過呢,通過這次內圍年度排位賽,我看好你小子有這方面的潛力,你狠起來,比誰都狠,詹秋水和左雕他們,甚至當初帝飛天,論殺伐果決,都不如你。”

    秦巖心中一笑,‘我是妖魔武士,論殺戮,一般的人,肯定不如我…’

    最后,馬執事又是叮囑道,“這次出去,你也得多多照顧一下詹秋水和左雕,雖然他們進入宗派世界,時間遠遠超過你,但是他們的心性,比起你,還是稚嫩了許多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,”秦巖認真的回答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此后幾天,秦巖果然并沒有修煉,而是恣意的調整著精神狀態與生機狀態,養精蓄銳,為即將到來的浮云島試煉,做著最后準備。

    數日后…

    煉火洞宗主鐘松林,親自將秦巖。詹秋水,左雕三人招來。

    煉火洞內圍最高的一座山峰。

    峰頂平坦,藤蘿疊繞,花香沁人,靈氣飄渺。

    鐘松林雙手背負,衣袂翻卷,略顯出一些矯矯不群的氣質。

    四周站立著煉火洞諸多高層。

    秦巖,詹秋水,左雕,站在鐘松林身旁。

    “都準備好了吧?”鐘松林微笑看向秦巖等人。“本宗將親自帶你們去浮云島,”

    “準備好了,”秦巖,詹秋水,左雕,三人都激動回應。眼神之中,充斥著期待與興奮。當然,詹秋水和左雕二人,除了期待興奮之外。還另有一些難免的緊張忐忑。

    而秦巖,則坦然很多。

    ‘這小子…還真是個大心臟…’鐘松林快慰一笑,看了看秦巖,‘此子非凡啊…’

    旋即。鐘松林收拾心情,“有一個古老的傳送陣,可以直接傳送到浮云島,現在。本宗就帶你們,前去那傳送陣…當你們傳送進入浮云島之后,本宗便是會離開。返回煉火洞。幾個月之后,本宗再去那傳送陣,等候你們出來…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下一刻…

    “轟~~~~~~~~~~~~”

    鐘松林直接祭出一物。

    此物乃是一塊獸骨,初始只巴掌大小,但很快迎風就漲,竟膨脹至十余丈長,數丈寬,紫氣盎然,懸浮于空。

    獸骨上,銘有密密麻麻繁復晦澀的線條紋路,組合成奧妙圖案,熠熠生光,神秘莫測。

    緊接著,鐘松林一拂袖,吞云卷氣,將秦巖等三人,托到獸骨之上。

    頃刻間,偌大的獸骨,便是橫空飛掠,宛如浮光掠影,眨眼間飛離煉火洞。

    獸骨穿梭于云間。

    “呼~~~~~”

    高空中,被天風一吹,秦巖也感覺到有一些遨游的快意,逸興遄飛。

    鐘松林轉過身來,笑看秦巖,詹秋水,左雕,“詹秋水,左雕,你們也不必太過緊張了。那浮云島,內部的安全,還是能夠得到保證的。只不過,若是得到了巨寶,被人盯上了,離開浮云島后,會遭受追殺。你們注意一點,財不露白就好了。只要低調一些,那些至強者,也不會打你們的主意。”

    聞言,左雕和詹秋水,才略微松了口氣。

    “秦巖,你作為煉火洞內圍大師哥,力所能及的范圍內,也略微保護一下詹秋水和左雕吧。”鐘松林微笑看向秦巖。

    秦巖自然點頭。

    “有勞秦巖師哥照拂,”詹秋水和左雕,趕緊畢恭畢敬的對秦巖躬身施禮,態度十分謙卑。

    秦巖抬眼一看…

    詹秋水肌膚細嫩如雪瓷,美撼凡塵,眉宇間英姿勃勃,身材高挺,凹凸有致。

    左雕如孤鶴矗立,長發及腰,放蕩不羈。

    “兩位客氣了,”秦巖謙遜回禮,不過心中卻也是打定主意,如果遭遇危險,對這二人,略加保護,“秦巖自然與那個…詹師妹,左師弟,共同進退,”

    詹秋水和左雕大喜過望。

    而后,鐘松林,從懷中取出三枚鑰匙形狀的物事,“這便是進入浮云島的寶匙了。一枚寶匙,代表一次試煉機會。而通往浮云島的傳送陣,也是以這寶匙啟動,你們三人,一人一枚。”

    說完,鐘松林便是把手中的寶匙,交給秦巖等三人。

    “浮云島,上古大圣,傾其一生精力,親手締造的世界,后來,由五大三品宗派的皇級,圣級強者,再度完善這世界!在整個陳族宗派世界的試煉之地中,浮云島,名氣也極為大…你們三人,好好努力。”鐘松林鄭重的很。

    三人重重點頭。

    獸骨飛行了兩天兩夜,在一平原降落。

    這平原,幾近荒蕪,不過在中心部位,出現一座古老陣法。

    大約有十幾畝地大小,刻畫著許多繁復線條,這些線條,勾勒出來了天地自然之道,神秘的空間之道。靈韻飄渺。幽暗靜謐深邃。蕩漾著一種通往未知時空的虛無奧妙感。

    “走,那便是通往浮云島的陣法了,”鐘松林收起獸骨,便是帶著秦巖等三人,快步行走在空曠平原之上,不多時。步入那占地十幾畝大小,道韻流轉的陣法中。

    “畢竟,去往浮云島的代價太昂貴了,而且,傳送到浮云島的陣法,也很多,因此,我們所來的這陣法,一天之中,也鮮有幾人。”鐘松林微笑戒指。“如此,當你們從這陣法出來的時候,也不用擔心過于嘈雜的局面。”

    秦巖舉目一看。在陣法中,有著密密麻麻排列的鑰匙形狀的凹槽。

    不由的,秦巖看了看手中的寶匙。

    “將寶匙放入凹槽,立刻啟動陣法,傳送至浮云島,”鐘松林微微點頭。“開始吧。記住,進入浮云島之后。要遵守島上的規則。島上規則,是當初締造該世界的上古大圣制定的。肯定和宗派世界的規則有所區別。也和外面城池國度世界的規則有差異。”

    “是,”秦巖已經迫不及待了,趕緊走上前去。彎下腰來,小心翼翼的將手中寶匙,仿佛一個凹槽。

    左雕和詹秋水,依樣畫葫蘆照辦。

    三枚寶匙。同時鑲嵌進入三個凹槽。

    “鏗!鏗!鏗!”

    三道類似于金屬撞擊的聲音響起。

    旋即…

    轟!轟!轟!

    三個凹槽中,都沖出華光!

    瑰美絢爛的曦霞,立刻將秦巖。詹秋水,左雕,三人的身軀包裹。

    下一刻,三人的身軀,碎成一片片光斑,化為虛無,消失無蹤。

    “好運,”鐘松林,目送三人消失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秦巖感覺眩暈。

    剛剛把寶匙鑲入凹槽,而后,眼前一花,便是感覺整個人頭上腳下,身體根本不受控制,仿佛被一股浩大莫名的古老力量,吸納卷入。

    不過,很快,秦巖眼睛就亮了起來。

    而后,他便是聞到了腥咸的海風味,甚至聽到了海鷗鳴叫的聲音。

    一股熱浪,侵體而來。

    最后,雙足站定,目光略微適應了一下光亮,視域便是清晰起來。眼角余光一瞟,發現詹秋水和左雕,一左一右,站在他身旁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…

    “歡迎三位,來到浮云島世界…”赫然,一把慵懶蒼老的聲音,在秦巖等三人頭頂響起。

    “嗯?”秦巖他們,連忙抬頭一看。

    只見,一名白衣老者,三縷長須,如羽毛一般緩緩降落下來,站立在了他們身前。

    這老者,身形瘦削,額頭上刻畫滿了風霜雨露侵蝕過后留下的深深痕跡。眼窩凹陷。眼神渾濁。乍一看,身上連一絲絲武道氣息都沒有,便活脫脫是個糟老頭,但偶爾目光閃爍,卻是亮如星爆。

    老者隨意的站在那,不泄露絲毫凌厲氣息,卻是讓人大氣都不敢喘一口。

    在老者手里,把玩著三枚寶匙,似乎正是秦巖他們三人插入傳送陣鑰匙凹槽里面的三枚。

    “呃…”秦巖,左雕,詹秋水,此時都是有些手足無措。

    很快,秦巖目光四顧,飛快一掃。

    他們置身在一個海島之上,這島上,到處都是熱帶植物,溫暖和煦的陽光,熱浪滾滾的沙灘,清澈能夠看輕海底的蔚藍大海。

    島上,有巨大的城邦。

    那翡翠玉石砌成的巨大城墻,其規模,幾乎是超過了外面城池國度世界,任何巨城的數十倍上百倍。

    島上也人來人往。

    各種武者。有男有女,有老有少。不過,這些人都有一個共同特點…氣息內斂。

    他們,盡皆將氣勢收斂了起來,并不泄露,不過,即便如此,仍然讓人感覺到內在狂暴驚人的氣勢。

    有的人面目慵懶。

    有的人眉梢眼角都是高傲。

    有的難掩煞氣。

    有的孤傲群才,俯視一切。

    有的極為自負。

    有的長相兇殘如魔頭。

    有的呆頭呆腦。

    有的奇裝異服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與此同時,秦巖也注意到,這些人,有的腰間懸掛了代表宗派的玉佩腰牌。

    “三品宗派血肅宗?三品宗派一氣門?三品宗派火焰島?三品宗派玉女山……”

    秦巖看到,島上行人,居然有大量是來自三品宗派勢力的。其中有才華橫溢的年輕天驕,也有一些是中年男女,甚至還有深藏不露的老者。

    當然,二品宗派勢力的人也多。

    一品宗派勢力的人,反而并不是那么多。

    也還有一部分腰間沒有懸掛身份腰牌的。

    空氣中,流動著一種很明顯異域風情的味道。

    這是一個繁華的島嶼。

    一個與世隔絕的島嶼。

    ‘呼~~~~~~這就是浮云島?圣階強者,真是通天徹地,居然創造出來了這樣一個真實的世界…’至此,踏上浮云島之后,秦巖才是感覺到無以倫比的震驚。

    “呵…”那老者,罕有的一笑,目光掃了掃秦巖他們三人的腰牌。

    離開宗派歷練,秦巖他們,也是佩戴了腰牌在身的。

    “煉火洞?一品宗派?”老者啞然失笑,“如果老朽沒有記錯,煉火洞這個宗派,還是第一次有弟子進浮云島吧?呵,一品宗派…本錢下得真大…”

    初來乍到,聽聞這神秘老者說話,秦巖等三人,都是有些不知道如何接嘴,只懂豎起耳朵,屏息聆聽。

    “嗯,初來浮云島,基本的規則,老朽要告訴你們,聽好。這些規則,如果稍有違反,那便是殞命之禍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續。。)

    ...

    </br>

親,點擊進去,給個好評唄,分數越高更新越快,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!
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:http://m.xbiquge.la,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,無廣告清新閱讀!

天津十一选五开奖基本走势图解